新闻内容页横幅
当前位置:主页 > 试管百科 > “是你,会不会做单身妈妈?”—我已经是一位单身妈妈了

“是你,会不会做单身妈妈?”—我已经是一位单身妈妈了

编辑:北京助孕 来源:http://www.jbdy888.com 发表时间:2020-05-10 13:28

我非常喜欢看奇葩说,一期都没落下。有一期的辩题是: 是你,会不会做单身妈妈?我想起了自己,我就是一位单身妈妈。

2016年4月15号我30岁生日那天,我结束了在北京1个多月的试管婴儿旅程,回到北京。我邀请了我所有最好的女性朋友,吃饭期间我向她们宣布,我怀孕了,不多不少刚好6周,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而且开心的事情。
不幸的是我得了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英文名OHSS,这是一种由于做试管婴儿用了过度的排促药物导致的疾病,也就是说我带着两个矿泉水瓶大的蜂巢状的卵巢,以及一系列对肚子里的宝宝暂时没有大影响的并发症(如很多的腹水、飙高的肝功能指标、剧烈的胃绞痛、紊乱的水电解质、便秘等),每天走来走去。

那时我刚满30岁,单身,生活在北京,经济状况优。我这些年谈了很多的恋爱,也有那种和我走到谈婚论嫁下半辈子捆绑在一起那一步的,但每次都是我自己先逃走了。我不知道是我内心有安全信任的危机,还是我依旧没遇到对的那个人,总之,我不想把生孩子的希望寄托在一段稳定关系里。我的年龄越来越大,所有的研究报告都说,女人35岁之后要孩子的成功率会大幅度降低,所以我在29岁零8个月的时候,决定自己要一个孩子。

我和我家人讲了这个想法,他们全都表示支持,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也为我省去了很多麻烦。

其实在2016年2月底最终做试管婴儿的疗程之前,我还为这次人工受孕去过1次北京。是2015年2月春节假期,我和我的主治医生面对面交流了所有流程,做了初步的身体检查,一切正常。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我有两个选择,IUI或者IVF。IUI是体外受精,简单来说就是在你排卵期的时候拿一根针管把精子打到子宫里,技术层面和自然受孕是没什么区别的。IVF试管婴儿需要通过药物,在一个月经周期里让你排出大量的卵子,通过取卵手术把这些卵子取出,在实验室的试管里和精子结合,若干天之后,把成熟的受精卵放回体内。IVF周期里多余的卵子或者是受精卵,是可以冻起来下次再使用的。在北京,IUI精子库的等待时间比IVF精子库长很多(IUI大约12个月、IVF3-4个月),IUI精子库的选择也少于IVF精子库。我是一个极度讲究效率和成功率的人,所以铤而走险,毅然选择了做IVF。

在2016年的2月,离出发前的一个月,我在精子库里选好了捐献者的精子。从捐献者提供的童年照片来看,他是一个笑容非常阳光,身材比例超好的男孩。比我年轻,金发蓝眼睛,职业是舞蹈演员和健身教练,爱好是Hip Hop音乐和舞台表演,我很满意自己的选择,感觉他一个很开心很简单的人。
就这样,我怀着能和这个小鲜肉混出一个宇宙无敌帅或美宝宝的愿景,2016年3月底踏上了奔赴北京的试管婴儿旅程。

之后的1个多月我经历了人生最焦虑的一段时间,我只能用“痛苦不堪,精神和身体都备受折磨”来形容打排卵针、取卵手术、移植和所引发OHSS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我在做完取卵手术的那晚,腹水扩散到整个腹腔,肚子涨得有怀孕5个月大,完全无法平躺的时候强忍眼泪对陪我一起来北京的妈妈说:“如果这次不成功,我不想再做第二次试管婴儿了,太痛苦了。”

我整个排卵的过程显然相当的不顺利,别人一般在每天打排卵针的10-14 天的时间里,卵子的数量和大小都到达理想的状态,而我却整整打了18天排卵针,左右卵巢的卵子才勉强有那么6、7个达到了医生期待的18mm以上。一边是卵巢对排促药物不敏感的低反应,一边又因为排促药物过度得了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症状怎么都落到我头上了?女人的天性敏感让我开始怀疑这次医生给我设计的造人方案不理想,甚至有点草率:我在做排卵之前医生没有叫我做过任何的超声波检查我的基础卵子,开始打的第一种排促药叫Elonva而不是Gonal(我查到这是一种相当冷门的药)……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来。

2月24日那天,医生从我的身体里取出了20个大小不一的卵子,只有6个成功受精,到第五天的时候,仅剩1个健康的囊胚,其余的卵子全军覆没。原本还抱着能冻上几个备胎以防万一或者过几年生二胎再用的美好幻想,但现实是残酷的。3月10号那天,我又一次躺在手术台上,医生把这颗唯一的希望放到了我的子宫里。从那时开始,我能做的只有祈祷。

幸运的是,这颗唯一的种子在我的子宫里着芽生根了。7周的时候我做了B超,听到B超影像上那颗小蝌蚪的心跳,我激动无比。OHSS的症状在持续减轻,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如今宝贝健康可爱,一切真的都好起来了。

返回顶部